鄢杰昌
你的位置:鄢杰昌 > 服务项目 >

新旧势力大战董事会换届,新潮能源新一轮控制权之争拉开序幕

  因法院禁止而延期后,新潮能源(维权)(600777.SH)董事会、监事会换届选举的股东大会,还能否如期举行,已经成了未知数。

  新潮能源2月10日披露,将在2月27日召开2023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对董、监事会换届选举,以及变更股东承诺进行表决。而这已经是该公司今年第二次意图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此前的1月18日,新潮能源董事会宣布计划在2月初召开今年第一次临时股东会。但在会期将至的前一天,因为股东申请,法院裁决禁止会议召开。由此拉开了新潮能源控制权新一轮争斗的序幕。

  新潮能源控制权之争,已经持续了三年多。从2019年7月开始,部分股东多次谋求罢免新潮能源董事会,并在2021年7月自行召集的股东会上,罢免了该公司时任董事长刘珂等人在内的董、监事会,并选举产生了“新”董事会和监事会,但新潮能源拒绝承认表决结果,原董事会也未移交管理权。

  在新潮能源的控制权争夺中,对阵的双方,一派是遭部分股东罢免、但目前仍担任董事长的刘珂一方,另一派则是该公司原实际控制人刘志臣及其盟友。

  为了阻止“旧”董事会主导的股东大会,除了申请禁止新潮能源股东大会召开,“新”董事会还将公司办公地址从北京迁回注册地烟台。而北京朝阳区法院2021年已经认定的、新潮能源一直没有披露的股东自行召集的股东会及表决结果有效的裁定,也由该公司近日披露。对于北京朝阳区法院上述裁决,新潮能源已有股东在近日上诉。而这家股东由刘珂控制,但其持股也在近期被全部拍卖。

  新潮能源目前的主业是石油、天然气的勘探、开采。受能源价格上涨推动,该公司预计去年净利润超31亿元。但受股东内斗影响,股价长期低迷,目前市值不到180亿元。

  经过三年多的内斗之后,新潮能源的控制权之争何时才能结束?这家公司又将走向何方?

  战火再起

  如果能顺利进行,新潮能源2月27日召开的2023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将对涉及董事会、监事会换届选举,变更相关主体承诺两大事项的13项议案进行表决。

  这也是该公司今年第二次意图进行董事会、监事会提前换届。新潮能源现任董事会、监事会的任期,将在4月29日届满,此前的1月18日,该公司董事会决定,原定2月3日举行2023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对换届选举进行表决。

  据披露,当时提名的董事、监事人选,均为新潮能源现任董、监事会成员。其中,监事人选为刘思远、陆旭;候选董事则包括刘珂、刘斌、范啸川、程锐敏、戴梓岍、吴羡、赵庆、刘军等八人,刘珂目前是新潮能源现任董事长、总经理,刘斌也曾在2018年8月至2020年4月担任董事。

  上述名单披露后,控制权的战火随机引发。新潮能源2月2日晚公告,1月31日,股东宁夏顺亿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顺亿能源”)向烟台牟平法院申请行为保全,请求禁止新潮能源执行董事会上述决议和召开2023年 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股东大会将因此延期进行。

  对峙的两方股东,代表着新潮能源的新旧两派势力:中金君合等三家股东,代表着刘珂一方,顺亿能源则是新潮能源原实际控制人刘志臣的“盟友”。

  可查信息显示,刘珂、刘斌均为中金创新(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股东、董事,持股比资比例分别为10%、90%。截至今年2月7日,中金创新担任执行合伙人的中金君合、中金通合,共持有新潮能源7.98%的股份。

  顺亿能源则与刘志臣方面关系密切。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4月之后,该公司曾多次与刘志臣控制的深 圳市金志昌盛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金志昌盛”)等新潮能源股东一起,要求罢免刘珂的董事长职务。

  新潮能源2月10月披露,公司办公地址近期已被迁回烟台。公告显示,2月6日,公司的委托律师赴牟平法院,在现场调取上述法院裁决送 达回证时发现,相关文件已由公司行政徐旭斌代收,且送达回证附有一份盖有公司公章的“十一届董事会通知”,内容为自2023年1月1日 起,将公司主要办公地点迁至烟台市牟平区。

  顺亿能源动作频频的同时,刘珂一方也没闲着。2月3日,北京中金君合、中金通合与北京隆德开元创业投资中心(下称“隆德开元”)一起,向新潮能源董、监事会提议,召开2023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遭到拒绝后,三家股东决定,在2月20日自行召集股东大会,对变更相关主体承诺事项进行审议。

  中金君合等股东要求变更的承诺,是新潮能源2015年、2016年收购时,这三家股东作为收购对象原股东,曾向新潮能源当时的实际控制人刘志臣承诺,交易完成后的持股期间不向上市公司提名董事、监事。换言之,三者要求变更承诺,还是与新潮能源董、监事提名权以及实际控制权有关。

  不过,中金君合等三家股东自行召集股东大会的计划,最终未能如愿。2月8日晚,新潮能源在回复交易所问询时又称,因中金通合所持部分股份已被拍卖,召集方决定取消临时股东大会。

  在此情况下,才有了此次由该公司董事会出面召集的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变更相关主体承诺的议案,也由新潮能源董事会出面,列入2月27日的股东大会审议内容。

  与上次有所不同,新潮能源最新的董事人选名单上,刘珂、刘斌、范啸川的名字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Linhua Guan、Bing Zhou、王滢。其中,Bing Zhou、Linhua Guan均在Surge Energy任职,王滢则在中金创新担任监事。

  根据媒体报道,Linhua Guan中文名为关林华,为Surge Energy公司首席执行官,而Surge Energy是新潮能源子公司。

  旷日持久的控制权之争

  从拒绝中金君合等股东召集股东大会,到主动将对方提案列入股东会审议内容,新潮能源董事会态度发生了明显的改变。

  中金君合等股东要求变更的承诺,还要从2015年说起。这一年开始,新潮能源分别以22亿元、83亿元的价格,先后收购了浙江犇宝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浙江犇宝”)、宁波鼎亮汇通股权投资中心(下称“鼎亮汇通”)全部股权,获得了位于美国的油田资产。

  而刘珂控制的中金君合、中金通合,以及隆德开元等股东,都是通过这两笔收购进入新潮能源。

  根据披露,2015年,为维持刘志臣实际控制人的地位,包括隆德开元在内的11名浙江犇宝原股东均承诺,不向新潮能源提名董、监事。同年12月,鼎亮汇通13家股东也做出了类似承诺。

  不仅如此,国金阳光、中金君合、中金通合还补充承诺,成为新潮实业股东期间,不直接或间接、不通过关联方或者其它一致行动人直接或间接增持新潮能源股份,不与其他股东通过签订协议、行动、合作、关联方关系等方式,影响或谋求刘志臣及其控制的金志昌盛或深圳金志昌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金志昌顺”)的实际控制人及第一大股东地位。国金阳光还将所持股份的股东权利,委托给予金志昌盛 或金志昌顺行使。

  到了2018年,事情开始起变化。当年6月,金志昌顺方面提名的部分董、监事,在年度股东大会上几乎全部被罢免,加上此前已有部分董监事离职、自身持股比例等原因,刘志臣方面实际失去了对新潮能源董事会的控制。

  也是在这次股东会上,刘珂成为新潮能源董事长,并在随后不久提名了多名董事。双方的矛盾,由此开始产生并不断激化。

  2019年到2021年,金志昌盛和其他部分股东一起,多次谋求罢免刘珂等人的董事、监事职务。2021年7月8日,金志昌盛与顺亿能源、东营汇广等8家股东一起,自行召集临时股东大会,罢免了刘珂、范啸川、程锐敏等六名董事,以及刘思远、陆旭等两名监事,并选举产生8名新董事会和监事会成员。

  对刘珂一方来说,无论是控制新潮能源董事会,还是拒绝向“新”管理层移交管理权,都违反了其当初参与新潮能源定增时的承诺,这可能也是中金君合等三家股东,要求对股东承诺进行变更的原因。

  从2020年开始,部分股东开始谋求改变承诺。当年5月,持股6.39%的国金阳光函告新潮能源, 将所持新潮能源股票所对应的表决权对金志昌盛的授权委托撤销,但最终未能实现。2021年7月,中金君合、中金通合、隆德开元等8家股东,再次申请变更承诺,要求自承诺变更议案自股东大会通过之 日起,有权提名新潮能源董事、监事候选人,仍被股东大会否决。

  上述承诺的约束,始终是刘珂方面提名新潮能源董、监事绕不过去的障碍。在1月18日、2月11日的公告中,新潮能源均未披露新一届董事候选人的提名方,仅称经董事会提名、董事会提名委员会资格审查通过。

  “双头”董事会

  除了受到承诺限制,新潮能源仍旧在任的原董、监事会,提名董、监事并为此召集股东大会,是否有效也存在变数。

  部分股东2021年7月自行召集的股东会的合法性、表决结果,新潮能源管理层并不认可,拒绝信息披露,也未向“新任“管理层移交公章、证照等文件,新潮能源“双头”董事会的局面已经持续一年多。

  2021年8月,中金通合以上述股东大会程序不合规定等理由,起诉新潮能源,请求法院判决撤销相应决议。该公司2月2日公告称,北京朝阳法院2021年裁定,停止执行顺亿能源等召集的股东大会决议。因此,该次股东大会选出的“新”监事、董事会成员,不是公司董、监事;刘珂等人组成的董、监事会未被罢免,原董事会和监事会仍然合法有效。

  对于牟平法院近期禁止执行董事会决议、召开股东大会的裁决,新潮能源称,该院2020年7月曾裁 定,公司的办事机构所在地位于北京朝阳区,牟平法院对公司所涉案件没有管辖权。公开信息显示,新潮能源注册地为烟台市牟平区。

  当天的另一份公告还显示,继2021年10月,北京朝阳法院驳回三家股东,请求撤销公司2019年股东大会、2020年4月19日董事会决议的起诉后,相关股东近日已撤诉并获法院同意。

  上述诉讼的起因,是金志昌盛等股东,2020年4月向新潮能源董事会提议,在2019年度股东大会提交刘珂、刘斌不适合担任董事长、董事的临时议案,但遭到新潮能源时任董事会否决。

  有利的局面在2月3日发生变化。新潮能源当天披露,北京朝阳法院近日判决,认为2021年7月8日的临时股东大会的召集程序虽然存在瑕疵,但是 瑕疵轻微且未对决议产生实质性影响。表决方式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 章程,决议内容不违反公司章程,对中金通合的请求不予支持。不过,法院的这一裁决,早在2021年就已做出,但该公司当时没有披露。

  新潮能源2月14日公告称,中金通合认为朝阳法院上述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违反法定 程序,已向上级法院上诉,申请发回重审或 改判。

  针对办公地址迁回烟台,新潮能源2月10日公告称,在办公地址搬迁的董事会通知上署名的,正是2021年7月产生的“新”董事会六名成员。但公司没有名为“徐旭斌”的员工,且从未委托其接收相关法律文书,并重申了原董事、监事会的合法性。

  走向何方

  受石油等能源价格上涨影响,新潮能源2022年净利润大幅增长。

  业绩预告显示,新潮能源预计2022年净利润约为31.3元,扣非净利润预计为35.3亿元。该公司此前预计,去年净利润同比增加872.23%、302.87%。

  然而,这样一家业绩看起来不错的公司,仅以持股比例而言,如今却陷入了无主的境地。无论是新旧两派势力,实际持股比例可能都不到10%。

  根据新潮能源披露,中金通合原本持有该公司1.68亿股,持股比例2.48%,但已经全部被拍卖,而中金君合的持股比例虽然略高,但也只有5.5%。即便加上隆德开元,合计持股比例也只有7.58%。

  刘志臣方面从2017年3月以来,也先后九次减持。披露显示,经过2022年一季度的减持,刘志臣方面在新潮能源的持股比例,已经降至4.8%。其中,金志昌顺、金志昌盛分别持股4.04%、0.76%。

  三季报显示,截至去年9月底,金志昌顺持股比例未变,金志昌盛持股未知。根据媒体报道,新潮能源此前提供的信息显示,金志昌盛已经清仓。

  与金志昌盛一起罢免新潮能源原董事会、监事会的部分股东,也已全部减持。该公司去年12月披露,东营广泽、东营汇广两家投资合伙企业持有的6.12%的股份,也已全部被司法拍卖。

  无论是刘志臣时期,还是刘珂时期,新潮能源的对外投资、担保都存在诸多乱象。

  去年12月29日,因违规担保,新潮能源被山东证监局罚款100万元。2017年6月,广州农商行通过国通信托,向华翔(北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翔投资”)提供贷款25亿元。同一天,新潮能源与广州农商行签订协议,约定为华翔投资前述借款提供差额补足。2020年4月,国通信托提前对该借款进行清算,但华翔投资应于2018年6月28日、2019年6月28日归还的本金5000万元、1亿元均未归还。在此期间,新潮能源一直没有披露。直到广州农商行起诉后,才在2021年3月才公告

  事后查明,时任董事长黄万珍越权办理。金志昌顺股东还决定以持有的新潮能源3.42亿股为华翔投资担保。今年7月11日,黄万珍被上交所公开开谴责,并认定其10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监、高。尽管如此,新潮能源还是因未严格执行公章管理、对外担保等制度,信披违法等被监管处罚。

  此外,黄万珍任职时期,2016年12月,新潮能源出资6亿元,收购哈密合盛源矿业有限公司(下称“合盛源矿业”)45.59%的股权。根据法院判决书,投资款转入合盛源矿业账户后,又在2017年初被合盛源矿业转出,多次转手后进入其他企业账户,法院认定此举构成抽逃资。

  案件背后的真实主导者,外界普遍指向了德隆系,原因是合盛源矿业的股东中,出现了德隆系旧部的身影。

  第一财经此前曾报道,可查资料显示,合盛源矿业的股东中,有一名自然人张国玺,截至2017年2月持股比例11.1%,目前持股比例为0.76%。而张国玺曾任德隆系“老三股”之一的新疆屯河的总经理一职。

  新潮能源投资合盛源矿业的资金,大部分流入了刘珂控制的主体。法院判决书显示,2017年初,合盛源矿业出资3亿元投给陕西三沅重工,三沅重工随即向华翔投资转入3亿元,华翔投资又将2.2亿元转入了中金创新账户。也就是说,该案有2.2亿元是流向了刘珂控制的公司。

炒股开户享福利,入金抽188元红包,100%中奖!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热点资讯

相关资讯



Powered by 鄢杰昌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